高仰光:法律史学方向——向“法学化”回归

高仰光 中国学派

如果承认学科建制仍旧有其自身的目的和意义,那么在经过了“史学化”对于“旧式研究”的必要矫正之后,法律史学最终还是要向着“法学化”的路径回归。当然,这并不意味着要退回“旧式研究”的老路,而是要建立一种既能满足史学的学术旨趣,同时允许社会科学乃至自然科学的介入和参与,又具有法学精神气质的全新的法律史学。


近年来,法律史学界关于“法学化”和“史学化”这两种研究路径的争论十分激烈,其中“法学化”的研究路径被质疑存在重大缺陷,具体包括以下几点:第一,研究的出发点为“西方中心主义”,缺乏对中国的主体性考量;第二,研究视域的“宏大化”,忽视国别或断代的特殊性;第三,研究思路的“模式化”,尤其受到“现代化范式”的束缚;第四,研究方法的非实证化,体现为“重思辨、轻史料”的特征;第五,研究结果多止步于泛泛之论,千篇一律,缺乏学术价值。这些针对过去二三十年法律史学研究风格的批评可谓切中肯綮,但是将这些缺陷统括起来,并贴上“法学化”的标签,则有失公允。这是因为,关于法律史学方法论的争议从一开始就把“法学化”